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介绍 >
产品介绍

刑法中行为性质的性质探析

发布时间:2019-05-04 11:33 作者: 点击:

英美法律体系将持有行为视为一种事态,与鲲不作为一致,而民法刑法理论尚未明确界定持有行为的性质。关于中国刑法学术界的占有行为的性质有四种观点,也就是说,鲲不作为替代和第三种独立行为被称为鲲。

作者认为,持有行为应被视为第三种独立行为。原因在于,一方面,在论证中有一些不可逾越的缺陷,即鲲不是鲲。另一方面,它将保持行为,因为第三个独立行为是合理的,并且对于鲲是有效的。接下来,作者将划分它。

鲲持有不是

(1)关于这句话

作为一种说法,持有是对特定项目的强度的鲲的控制,因此很难用不作为来解释它。对于司法实践而言,找到作为监护来源的义务来源往往并不容易。它旨在禁止犯罪者获得特定物品,违反占有权是一种禁止。我国张明伟教授是这一观点的代表人物。

(2)作为缺陷

笔者认为,论证作为陈述无效,具体原因如下

1.占有也表现为负的鲲静态身体活动。在演员获得违禁物品后,占有被表现为一种状态,这是一种静态的体育活动,所以行为不明确,但作为一种积极的体育活动应该由刑法强制执行。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占有占有权并不能完全涵盖持有行为本身的特征。

2.行为人一般有义务根据刑法持有违禁物品和受管制物品。我国的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如果演员持有违禁品鲲,则其具有特定的上交义务。但是,经过认真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刑法中明确规定了这类物品,因为这类物品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如果刑法并未禁止犯罪者持有这些物品,则可能导致对社会的伤害,因此行为人有一般义务不持有违禁品鲲控制项目,无论行为人是否投降或销毁,行为人是履行不持有该项目的义务。如果演员没有翻过或销毁违禁物品,显然违反了普通人应承担的一般义务。持有鲲并非无效。 (1)学者认为不认为占有应该是无所作为的学者的行为。从占有本身的角度来看,由于法律将其定罪,这意味着法律禁止这一点。国家的存在和这种禁止意味着当国家发生时,法定命令持有人将特定项目交给权威管理部门以消除占有状态。因此,在法律禁止拥有物品的情况下,持有物品的人有义务将物品支付给有权管理物品的部门。如果持有人违反了这一义务并且没有主动支付该项目,而是继续保持占有状态的存在,那就是刑法所禁止的不作为。垂直?归根结底,持有不作为的学者说,侵犯占有权是刑法中的指挥规范,刑法规定犯罪是持有的,目的是命令持有人转为具体项目到管理保持状态的权限。

(2)未提及的缺陷

就不作为而言,作者认为至少以下几点值得怀疑。

1.从持有行为的构成开始。持有行为不是单一行为,而是复合行为。它由两个密切相关的行为阶段组成,即获取违禁物品和拥有违禁物品。行为是持有行为的前提和基础,是持有行为时获取行为的必然结果。如果说没有获得任何行为,那么肯定不会持有这种状态,当然它甚至不太可能构成占有性犯罪。不采取行动的最大缺陷是将持有行为与获取行为分开,并分别评估持有行为。将持有行为视为孤立行为并不符合唯物辩证法。孤立的鲲是一种形而上学的哲学观点。

2.在义务方面。在没有犯罪的情况下,具体的积极行为义务是不行为罪的前提和基础,非具体义务是所有罪行。在占有罪中,犯罪的持有人只是在一般法律意义上是非法的。存在具体的消极行为,而不是构成非犯罪所必需的积极行为义务。

有时,有时不会有三个鲲持有

(1)关于选择一个

就占有罪而言,如果获得行为人之后的占有状态基本上是犯罪行为的延续,则侵犯法律是一种积极的行为,这是一种犯罪形式;如果行为人正在使用如果非犯罪手段占有受控物品,则这种持有是一种无所作为的形式,即法律要求行为人在获得受控物品后有义务放弃。法律路线

刑法中行为性质的性质探析

否定不这样做,显然是无所作为的罪行。

上一篇:关于加强高校图书馆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思考

下一篇:杏耀娱乐平台:适应“服务型教育体系”的高校教师激励模式研究

关闭

Copyright © 2002-2027 杏耀娱乐平台版权所有 备案号:赣ICB备45452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