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简介 >
公司简介

基于单一异质性视角的中国地方出口企业创新研究

发布时间:2019-07-17 09:54 作者: 点击: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技术创新的步伐,世界即将进入新兴产业加速发展和创新与集聚爆发的关键时期。与此同时,金融危机中传统技术和产业的衰落为新技术和新兴产业的发展创造了强大的市场空间。技术创新和工业化,以绿色,智能,可持续为特征,以信息技术和新能源革命为主导,将成为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具体而言,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信息技术产业将继续引领技术创新方向;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技术实现跨越式发展,云计算,物联网,感知中心,智能电网,智能地球等信息技术的创新和应用日益增多;经过长期的生物技术和材料技术积累,可能会出现新的突破;绿色,低碳技术和新能源,节能减排等行业将成为跨境投资的新热点。在世界经济不断波动的背景下,作为发展型企业的技术发展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30年前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经从封闭的半封闭经济向全面开放迈出了一个伟大的历史转折点。对外贸易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对外贸易领域一直在从商品到服务扩展。规模从小到大,质量从低到高不断提高。 2016年,面对诸多不稳定和不确定的局面,中国商品出口总值达到24.33万亿元,呈“稳中有升”的趋势。与此同时,中国目前的对外贸易发展仍面临着世界经济低迷,中国对外贸易结构转型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弊端。为了更加积极地应对上述因素,中国国内出口企业需要不断坚持自主创新,从而在核心竞争中培育新的优势。

本文在新贸易理论模型的基础上,从中国经济发展和出口企业现实的角度,考察了中国出口企业在单一生产率异质性下制造业的“生产率悖论”。相关公司的出口与创新关系。

1.生产力单一异质性假设。 Melitz(2003)提出的异构企业动态产业模型是新国际贸易理论中最经典的理论分析框架。生产力的异质性,“出口学习”和“学习出口”也与这种模式有关。立足于发展的基础。 Melitz(2003)的异构企业动态行业模型提出了以下假设。首先,假设公司决定出口是否基于对生产力状况的理解(假设I)。第二,假设出口具有固定成本且固定成本大于0(假设II);第三,假设市场竞争条件是Dixit-Stiglitz垄断竞争条件,消费者的效用函数是不方便的替代弹性(CES)效用函数(假设III)。根据边际生产成本的差异,可以分为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上销售的出口企业(X型)。仅在国内市场销售的国内产品(D型)和退出市场的产品(N型)。如果企业的生产边际成本高于国内销售企业的最大边际成本,则初始投资的固定成本将被消耗,因此企业将停止生产并成为N型企业;如果企业的边际成本较高(出口企业的最大边际成本低于中间水平(国内销售公司的最大边际成本),这仅适用于国内销售的产品,即D型企业;如果企业的边际成本足够低,企业有参与。两个国际和国内新产品市场之间的竞争,即X型。基于上述推论,许多学者得出的结论是“只有生产力水平较高的公司将选择出口“,如Helpman,Melitz和Yeaple(2004),Helpman(2006),Bernard和Jensen(1995); Bernard,Jensen,Eaton和Kortum(2003);Antràs和Helpman(2004),Yeaple(2005) ),等。

2.中国出口企业生产率异质性比较。出口和非出口企业的比较。当中国本土企业是研究对象时,推断出口企业的异质性是生产力的差异,面临着现实的疑虑。以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出口企业为例。当时,大多数出口企业都是加工企业,其中大部分都有外资背景。对于这些企业来说,由于高出口退税率,相对于当地“大陆市场,其目标国际市场的固定收益大于零,与Melitz(2003年假定的大于零的固定成本相反) )。此外,一些公司被称为“天生和国际化”公司(GlobalBorn),其中大部分公司不是从本地市场开始进入出口市场,也不是在充分了解自己的生产力之后就这样做了。出口选项。此时,如果出口企业的异质性仅仅局限于生产力的异质性,它将不再适用,甚至掩盖真实现象。

中国的一些学者发现,通过对中国出口企业的研究,中国国内企业(非出口企业)的生产率普遍高于出口企业。企业的出口价值与生产率呈显着负相关,被称为“生产率悖论”。或者“出口 - 生产率悖论”。 (李春鼎,2010;李春婷,史晓军等,2010;唐尔子,刘海洋,2011;李楚鼎,尹祥硕,2009;唐尔子,孙震,2012;梁慧君,石长宽,2013;范简勇,冯萌,2013等)本文计算并比较了1998年至2007年30个制造业中出口商和非出口商的平均生产率。分析表明,在中国大多数行业中,非出口企业的数量超过出口企业,这也表明大多数企业实际上只供应国内市场。制造业企业的“出口 - 生产力”悖论现象已经出现在各种统计年代,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普遍。下图更直观地反映了出口和非出口公司在ATFP和LTFP之间的“生产率悖论”现象。

基于单一异质性视角的中国地方出口企业创新研究

总之,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从出口和非出口企业ATFP和LTFP的比较来看,两种方法的计算结果基本相同。这方面表明生产率的计算更加准确和稳定,另一方面也证实了中国出口企业确实存在。 “生产率悖论”,即出口企业的平均生产率低于非出口企业; (2)在选择制造业的30个行业中,只有“烟草制品业”和“制药业”完全符合“出口”。异质性假设认为企业生产率高于非出口企业,其他行业或多或少都存在“生产率悖论”现象。在一些行业,如纺织业;纺织服装,鞋帽制造;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业;家具制造;文教体育用品制造业;化学纤维制造;橡胶制品业;塑料制品业;仪器仪表和文化,办公机械制造;工艺品和其他制造业的“生产率悖论”现象非常突出;

(3)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出口企业的“生产率悖论”现象日益显现。在2002年和2003年之前,大多数行业都遵循“出口 - 生产率异质性”的假设,2003年以后,更多行业出现了“出口 - 生产率悖论”;

(4)通过比较行业数据与生产率悖论的存在和生产率悖论的缺失,可以发现行业中出口企业较多,出口价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较大。这与加工制造业的贸易公司有很大关系。

1.开放经济条件下中国国内出口企业的出口学习效应。由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新兴亚洲经济体的出口呈现快速增长并导致经济增长,学者们开始研究出口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以及出口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程度。这可以看作是对“出口学习效应”的早期探索。他们中的一些人通过相应的案例研究解释了出口学习效果的内涵。例如,Rhee等人。 (1984)发现,通过对112家韩国出口企业的调查,40%的企业因进口商的指导而学会了改进指导。自我效能的方法; Keesing和Lall(1992年)通过对几家亚洲公司的调查,发现买方将在出口国设立一个专门部门,协助出口商处理技术,质量控制和产品设计方面的相应问题。 Pack和Saggi(1999)构建了一个出口学习效应模型,说明发达国家买家的技术转让使发达国家的出口商能够降低产品价格,这可以被视为一种双赢的局面,并且由于这种技术转让的扩散效应增加了发展中国家出口商之间的竞争,从而使发达国家的买主受益。 Damijan和Kostevc(2006)采用了Fujita等人的垄断竞争模型。 (1999),强调进入国际市场后,由于竞争越激烈,企业将被鼓励出口学习。一些学者测试了出口对企业创新和生产力的学习影响。更具代表性的是Bernard和Jenson(1995)。以速度(TFP)为因变量,基准期出口企业的出口状况通过TFP分组回归,基准期出口企业的生产率增长率明显高于此。基期内的非出口企业由于出口学习效应的存在,证明了出口对企业生产率增长的影响。在此基础上,许多学者采用不同的方法来研究出口对生产率的影响,如Cleride(1998),Wagner(2002),Bigsten(2004),Yasar等。 (2006年)。但是,由于公司的TC是间接指标,受国内外各种因素的影响,很难将出口学习效果分开,难以避免测量误差。近年来,一些学者分析了出口对企业创新行为的影响,直接考察了出口的学习效应。这种方法更直接,避免了与间接TFP指标相关的测量误差(Safomon Shaver,2005)。

随着企业进入国际市场并面临更具竞争性的环境,公司在与国外竞争对手竞争市场的过程中大大增强了自主学习的意愿,除了能够获得先进的管理和营销技能外,更容易获得先进的管理和营销技能。买方的技术援助。除了国外市场的高质量产品外,出口商比非出口商有更多的机会和激励措施来改进他们的技术。出口商从发达国家的进口商和其他市场相关实体获得的技术和管理知识也促使他们的生产功能在国际市场上保持接近商品的生产功能,从而推动其快速增长(GorossmanHelpman,1991) 。

2.企业出口创新能力的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相关指标设定如下:“PT”表示专利授权金额; “PT1”表示发明专利授权金额,“PT2”表示实用新型专利授权金额; “PT3”表示外观设计专利的许可数量; “EX”表示出口量; “EX1”表示初级产品的出口量; “EX2”表示制成品的出口量; “PT1Share”1表示授权专利占授权专利总量的比例; “EX1Share”表示出口初级产品占出口总额的比例; “EX2Share”表示工业制成品出口占出口总额的比例。

(1)ADF测试和非平稳变量的协整。首先,使用ADF测试每个变量的稳定性。如表1所示,LnEX,LnPT,LnPT1,LnPT2和LnPT3处于5°徘渖渖黄轿ΔΔLnEX,ΔLnPT,ΔLnPT1,ΔLnPT2,ΔLnPT3,LnEX1Share,LnEX2Share和LnPT1Share?/p>由于LnEX,LnPT,LnPT1,LnPT2和LnPT3是非平稳变量,在测试了相应变量的长期均衡关系后,发现EX和PT1之间以及EX和PT2之间没有长期平衡。 5%的置信区间。关系; EX和PT之间以及EX和PT3之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

(2)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根据上述测试结果,分别对LnEX和LnPT,LnEX和LnPT2,LnPT1Share和LnEX1Share,LnPT1Share和LnEX2Share进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结果如表2所示。

从表2可以看出,(1)在10%置信水平下,出口是提升企业创新能力的格兰杰原因; (2)提高创新能力不是格兰杰企业出口增加的原因; (3)将初级产品与工业系统进行比较。成品具有更为显着的知识溢出效应,可以优化和优化中国的创新能力结构(曾伟峰,2008;王明成,2011)。第四,结论

基于单一异质性视角的中国地方出口企业创新研究

本文首先解释了Melitz(2003)的经典模型,指出它适用于西方发达国家,但却忽略了中国本土企业的实际情况。因此,在中国本土企业的研究中,生产力不能简单定性是衡量当地出口商异质性的唯一工具变量。与此同时,由于大量研究表明中国国内企业(非出口企业)的生产率普遍高于出口企业,即“生产率悖论”或“出口生产率悖论”,本文随后提到中国出口企业和非出口企业的生产率已经过测试和比较,证实了中国出口商具有生产率悖论的事实。由于生产率不是中国企业出口的最终决定因素,本文最后加入了“创新”指标,并通过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从单一异质性的角度考察了中国企业的出口与创新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1)10%在置信水平下,出口是提升企业创新能力的格兰杰原因; (2)提高创新能力不是格兰杰企业出口增加的原因; (3)初级产品比工业制造产品具有更显着的知识溢出效应,从而可以优化和优化中国的创新能力结构。

上一篇:川桂老区红色资源在大学生思想政治理论课中的价值及应用策略研究

下一篇:杏耀娱乐平台大学生生活态度教育的挑战与出发点

关闭

Copyright © 2002-2027 杏耀娱乐平台版权所有 备案号:赣ICB备45452131号